查看: 471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天下杂谈] 挥不去的光芒 团风有位老英雄

[复制链接]

3314

主题

3371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团风元老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社区QQ达人

QQ
发表于 2019-7-8 20:39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    在农行团风县支行工作期间,我与卞松明老人有过多次接触,当时他七十多岁,离休多年。印象中,他乐观,和蔼,见人总是笑眯眯的。那笑容,像极了太阳。
        我知道老人当过兵,参加过革命战争和抗美援朝,但了解得还不够具体。每每问及,老人总是轻描淡述,然后话题一转,说我们赶上了好时代,叮嘱我们要好好工作。
        老人很少找单位报药费。他和他的老伴以及子女也从不向组织提任何要求,不给组织添任何麻烦。
        后来,老人回到江苏南通老家定居。在一起的时候不觉得,身边突然少了这么一位老人,我心里有说不出的失落。
        再后来,我也辗转龙感湖、罗田、蕲春、宜昌等地工作,2017年回到黄冈。我对老人的思忆与日俱增。
        前段时间,张富清同志的事迹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我急迫地想见到卞松明老人。农行团风县支行的同志告诉我,老人在南通老家住了五年后,因老伴去世,又回到黄冈,住在女儿家。
324c4de6abea46965992c218e5362805.jpg

        6月30日,建党98周年纪念日前夕,我们登门拜访。一别十五年,再见时,卞松明老人已是91岁高龄。
        老人腿脚略有不便,仍起身相迎。见到我们,他依旧一脸的笑,那笑容,像极了太阳。
        老人思路很清晰,但已记不起我是谁了。
        我从心里,为自己的迟到而自责。
        陪老人坐下,我拉着老人的手不放,问他身体怎么样,生活有没有什么困难。女儿在旁边答道:“父亲身体还算硬朗,但年龄大了,各种毛病都有,主要是脑萎缩、冠心病、高血压。他也不愿意吃药,嫌药太多了,浪费钱,现在每天就吃个降压药。”
        老人岔开女儿的话,笑呵呵地说,生活没什么困难,住在女儿家很舒适,每个月的工资也接近8000元。我说这个工资虽然不低,但对比有的单位离休的老同志也不算高。老人把手一挥,身体坐直了,坚定地说:“够,够了,工资够用!”
        随行的同志介绍,那年回老家,他主动退掉了单位的住房,回黄冈后,一直住在女儿家。按离休政策,老人本应享受住房,但他和他的子女没向组织提任何要求。这些年,他还是很少找单位报药费。但是单位组织的活动,他都要参加。去年参加重阳节座谈会,他坚持从一楼爬上六楼,不要人搀扶。
        女儿发现家里没有开灯,便把灯按着了。在灯光的照射下,我发现,老人虽已年过九十,但依然红光满面。
        我环顾四周,满屋生辉。
        我跟老人说,您老为中国的解放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。老人突然要坐起来,我连忙按下。老人把手一挥,平静地说:“仗不是我一个人打的!”
5c23cfa956c6ba9a492550e0f00a02d9.jpg

        老人讲起了他的参军经历。1947年5月,年仅19岁的他被国民党抓去当兵,但他心中所向的是共产党。1947年10月,他投奔共产党,入编林彪指挥的第四野战军46军某师某团二营,曾担任班长、排长、副连长等职,经历了辽沈战役、平津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,参加过锦州战斗、辽西战斗、杨村战斗、天津战斗、衡宝战役、三星坪战斗和三八线守备战斗等,获得过5枚军功章,1955年被授予“解放奖章”。
        突然间,老人直接站了起来,左手扶在桌子上,右手一挥,说:“四野能打啊!”坐下后,老人继续说道:“辽沈战役、平津战役时,敌人的飞机总在飞,坦克也很先进,大炮不分昼夜地打,很危险。”
        老人眼里射出一道很奇特的光芒,说:“四野特别能打!战士们也特别勇敢!”
        ……
f2cc3f5b64588b9f5cb2a0a2293344ca.jpg
        老人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        那场景一定是凶险无比,老人不知道该怎么描述。或者,那场景太过壮烈,老人想起了牺牲的战友和幸存的自己……
        我没有继续问下去。
        也许是基于对四野的崇敬,1964年老人从部队转业,由东北来到黄冈。这一来,他乡变故乡,故乡成追忆。
        他先后担任农行路口营业所主任、团风营业所主任等职。在农行工作期间,他始终保持党员本色和军人作风,处处带头,忠诚敬业,为基层农行改革与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。1989年6月,他在团风营业所主任岗位上光荣离休。
        我问老人对组织有没有什么要求,老人仍旧挥挥手。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他挥着的手停在了半空,眼神里充满了期待,说:“我就一个要求,想回南通老家看一看。”他怕我不答应,特地用手比了比,说:“来去最多十天。”
        我望了望他女儿。他女儿说:“不是我们不送,父亲年岁大了,身体吃不消,来去颠簸,我们怕出状况。”
        我答应了老人这个唯一的请求。
        老人坚持把我们送到电梯口。望着老人那如太阳般的笑容,我的声音明显哽咽。
        我不确定,我能否满足老人唯一的愿望。
        我也不确定,再见老人会是哪一年。
       (原题:作者系中国农业银行黄冈分行党委委员、副行长)
王任山 来源:大别之声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了解团风事,上团风网 -团风论坛www.tf0713.com获取更多资讯搜索关注“团风网”微信公众平台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